何思源
中科院助理研究員

我是中科院助理研究員何思源,關于中國國家公園的現狀與未來,問我吧!

我是何思源,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因為一個偶然的契機,我在2015年我國開始正式進行國家公園體制建設時,參與到自然保護地體系優化與管理研究中,從社會-生態系統視角思考如何建立具有中國特色的國家公園。
我特別關注國家公園的社區協調發展,致力于讓生態系統持續提供多樣化的產品與服務,并使之公平而高效的惠及大眾,通過科學地保護重要而珍貴的自然生態系統,讓越來越多的人有機會領略祖國的大好河山。
為什么要建設中國國家公園?保護地周邊的居民如何持續發展生計?關于國家公園的現狀與未來,歡迎大家與我一起探討!
37k
探索 2019-08-21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97個回復 共102個提問,

熱門

最新

問一下全球和國內的環境變化?

何思源 2020-01-03

我覺得生態脆弱區和目前以國家公園/自然保護區等自然保護地不盡相同,甚至有時在空間上是相互補充的區域。
首先,因為生態脆弱區一般在不同生態系統交界處,是遠離生態系統核心的邊緣地帶,比如北方的林草交錯帶,這樣的地方由于生態系統交錯,環境異質性比較強,具有明顯的環境梯度,景觀比較破碎化,容易在人類干擾和氣候變化下發生退化;相對的,國家公園會更傾向于生態系統的核心區域,保護它的原真性和完整性。不過,我認為在完整性保護的討論時,對于生態系統邊界的判斷就可以將生態脆弱區納入。生態交錯帶不代表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價值低,環境異質性本身就被很多研究證明是生物多樣性高的影響因子之一,同時,有些生態脆弱區本身也就有非生物的保護價值,比如喀斯特地區,所以國家公園完全可以在劃定時納入生態交錯區,確保生態系統完整性。
其次,生態脆弱區的空間尺度比較大,特別是在空間上納入了生活于其中的大量人口,生態災難與貧困是生態脆弱區的典型詞匯,在管理上既涉及自然地理環境,也經常界定到具體的行政區劃,是一套與自然保護地不相同的話語體系,在生態脆弱區進行生態修復與產業調整是遏制生態退化的主要途徑。同樣,既然生態脆弱區空間尺度大,那有些無人或者人口稀疏地區就可以成為自然保護區、國家公園來進行保護,比如江河源頭區域;這樣就可以以具體保護地和各類生態修復等手段協作,在空間上有可能全面覆蓋各類生態系統。
所以,國家公園可能既不是唯一手段,也不是最佳手段,關鍵要看生態脆弱區自身的生態系統特征和人為活動情況,劃定不同空間,實施不同管理方式,而國家公園等建立保護地,只是其中一種。
最后,可以看看原環保部的《全國生態脆弱區保護規劃綱要》,還有一些研究(如:劉軍會, 鄒長新, 高吉喜, 馬蘇, 王文杰, 吳坤, 劉洋. 中國生態環境脆弱區范圍界定[J]. , 2015, 23(6): 725-732 https://doi.org/10.17520/biods.2015147)。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北单竞彩利用 股票交易手续费 足球比分下载逛球街好 大智慧手机炒股破解版 广西快三 浪潮信息股票吧 雪缘园彩票 足彩半全场 五体球缺点 湖北快3 上证指数走势图十年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600111 重庆时时彩 排列3 顶呱刮 互联网理财平台有哪些,求排名 足球赔率即时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