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美者
福建文學雜志社編輯

我是作家陳美者,如何還原一個真實的嚴復,問我吧!

20世紀初,嚴復以一卷《天演論》聲光動天下,改變中國民氣,影響至今。他一生處于我國近代社會制度急劇轉折和中西文化交匯與沖突的時代。自幼接受中國傳統文化的熏陶,23歲被派赴英國留學,其包括《天演論》在內的八大譯著,對近代中國思想史和文明轉型做出了開拓性貢獻,這樣一位歷史殿堂中的人物,我們如何親近他,了解他的智慧、格局與精神?
我是陳美者,作家、福建文學雜志社編輯,長篇散文《活色嚴復》(福建人民出版社,2019年7月)的作者,我希望這位被概念覆蓋著的思想家、教育家和翻譯家回到具體的人生處境中,能夠盡情展示他的大愛和小情、堅韌與脆弱、遠慮和近憂。關于嚴復的故事,歡迎大家一起來聊聊!
14k
思想 2019-09-13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30個回復 共34個提問,

熱門

最新

garald2019-09-13

都是福州人,嚴復和林紓的翻譯有什么不同?

陳美者 2019-09-13

1898年,這兩個福州人,皆是四十來歲的盛年,一個出版《天演論》,一個出版《巴黎茶花女遺事》,我當時整理出這一條信息時,覺得相當神奇。
首先,我們來看他們兩位翻譯的同。
林紓在翻譯上也是非常勤勉,他做翻譯不僅是為稻粱謀,也是寄情之所。長期接觸各國文學作品,區別其文章流派,對林紓來說,就像辨別屋外家人的腳步聲,不需用眼,了然于心。1908年,在《〈不如歸〉序》中,他對自己長期以來在序跋中的發揮,做了一番解釋:“紓年已老,報國無日,故日為叫旦之雞,冀吾同胞警醒,恒于小說序中攄其胸臆,非敢妄肆嗥吠,尚祈鑒我血誠。”
可憐林紓一番苦心,恰恰嚴復也是如此。嚴復的翻譯更為艱巨,他所譯的都是西方深奧學術,一書之成不易也,猶如逆水推舟,用盡氣力,進度甚少,還要三易其稿,一部書常常歷時三五載方成,需要非凡的學識和毅力做支撐。如此勞心嘔血,嚴復還能屏棄雜務,無數個深夜在燈下翻書,為的就是輸灌西學,救時救世。多譯成幾冊書,就能讓國人對西方有更多了解,也能使中國一些舊理盡廢,所以嚴復一邊感慨譯事艱深,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一邊以譯書自課,想到書成之后對國人的影響,越譯越得意。在給吳汝綸的信中,嚴復還提到鄭僑的話:“吾以救世也。”這話如今聽來有些迂闊,但那就是嚴復的抱負,也是當時很多讀書人的普遍情懷。
他們所涉領域卻不同。林紓翻譯外國文學,主要是小說,不比社科學術類作品的專業、精深。就連熱愛小說的林紓也頻頻自嘲自貶,說自己才薄文劣,作品俚淺,僅作談資而已。在當時的士大夫眼里,經世致用之書才是正道,小說可能還真入不了眼。其中一些小說敘寫男女情事,更是容易被人視為輕薄。以至于林紓后來甚至說自己是降志辱身,哪里敢提什么救世的用心。相比之下,嚴復精選西方經典學術著作,開創性地引進西方諸學科,學術分量和社會影響都是毋庸置疑的。嚴復對自己在翻譯上的專業,一直都是充滿自信和驕傲的。他自始至終都認為翻譯是“一人不朽之業在此,身后之名在此”。他寫過一副氣勢恢宏的對聯贈陳季同:
照古騰今,不朽之業;
窮理盡性,載道為文。

陳美者 2019-09-18

首先,并非嚴復的聲望和地位讓《天演論》洛陽紙貴,而是嚴復因為《天演論》而聲光動天下。我們可以一起回顧一下當年嚴復的處境。
  甲午戰爭爆發后,以上海為中心,全國各地出現了很多學會和刊物,表達士人對時代的呼應。嚴復是其中翹楚。他在報紙上接連發表《論世變之亟》《原強》《辟韓》《救亡決論》等政論,痛心疾首、振臂高呼的斗士姿態引人矚目。但這時他還尚未到達聲光最盛之時。
1896年夏天,嚴復開始翻譯《天演論》,1898年刊行,自此一紙風行。《天演論》讓嚴復一下子轟動全國。1898年9月14日,光緒皇帝在乾清宮召見嚴復。《天演論》真正做到了嚴復心目中對翻譯事業的追求:“其人不朽之業在此,日后大名亦在此”。1905年改由商務印書館鉛印出版,至1927年再版24次。
  第二,關于譯利問題。在我的閱讀范圍內,沒有直接的統計數據表明嚴復從這本書具體獲利多少。但我可以講些細節,或許稍微有助您了解這方面情況。
  《天演論》之后,嚴復于1902年出版《原富》,也是賣得極好,一上市就被搶光。年底,嚴復甚至得到消息說,已經賣到數千、上萬部之多,他還寫過幾封信與出版社溝通版稅事宜。
  1904年,在寫給門生熊季廉的一封信中,嚴復先是得意于譯書獲利的豐厚,透露自己歲入近萬金,后又抱怨起盜版猖獗。那些沒公德的人,根本不知道版權是什么,只要他的書一出來,一群人都來翻印。《原富》《群學》兩書,湘、粵、滬、浙之間,翻版就有七八種,這就不提了,《權界》《社會通詮》兩書,問世沒幾個月,就聽說有人張羅著要翻印。嚴復氣得直呼命衰。
第三,《天演論》對中國的影響不僅是它本身,更在于它的巨大成功,讓嚴復以此開始,開啟了他堪稱偉大的翻譯事業。
繼《天演論》《原富》之后,嚴復到1909年,已經相繼翻譯出版了《群學肄言》《群己權界論》《社會通詮》《穆勒名學》《名學淺說》《法意》等。這就是后來所稱的“八大譯著”。
嚴復以“八大譯著”,系統將西方哲學、政治學、經濟學、社會學、法學、邏輯學等介紹到中國,對近代中國思想史和文明轉型做出了開拓性貢獻。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2個回答

garald2019-09-13

嚴復對待婚姻的態度是西式的還是中式的?

陳美者 2019-09-13

嚴復一點不羨慕西方的婚戀觀,認為還是中國的傳統好。中國數千年文明,就是敬重女貞,男子娶妻為的是承祭祀、事二親、延嗣續。在這點上,嚴復是很固執的。嚴復摯友呂增祥的長子呂伯遠要娶新式女子為妻,嚴復頗為反對,說娶妻嘛,最重要的是能相夫教子,侍奉雙親,操持門戶,可不要光顧排場,以后過日子是要受苦的。
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嚴復的大女兒香嚴的婚姻,嚴復挑中熊正瑾(洛生),誰知洛生提出,要先和香嚴接觸,如果真的兩情相悅,到時再訂婚約也不遲。對于這一提議,嚴復堅決拒絕,過后還憤憤不平。在嚴復看來,這種新式做法實在不成體統,要是雙方接觸之后不成,豈不有傷自家女兒的名譽,惹來外人非議。洛生碰了一鼻子灰,想必也對嚴復的反應大感意外——以西學名聞天下的嚴復,根本就不理會西方那套婚戀風俗。好在婚事并未受影響,之后洛生依舊與香嚴訂婚。嚴復很欣慰,女兒香嚴終身大事已定,有個好歸宿。他對洛生寄予厚望,此人氣質極佳,留學幾年回來,當有一番事業。
不料,幾年后洛生的一封來信,讓嚴復心念俱灰。洛生希望嚴復同意讓香嚴也到美國,同他一起留學。嚴復再次斷然拒絕。洛生很不甘心,回信中流露出指責嚴復固執之意。嚴復不愿妥協,認為言盡于此,不必再提。香嚴后來終身未嫁。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2個回答

請問您,當時整個中國知識界對嚴復的態度如何?

陳美者 2019-09-17

嚴復在晚年曾自嘆“浮名滿世”。嚴復以其一生在翻譯、海軍、教育等三個方面的主要成就,比如精通西學,翻譯包括《天演論》在內的八大譯著,主持天津水師學堂二十年,先后擔任過安慶高等學堂監督、復旦公學校長、北京大學首任校長等,享譽當時的知識分子圈內乃至全社會,可謂一等社會名流,大體上是很受尊崇。他一度在各校受邀做演講,受到擁戴,風光十足。晚年會有“籌安之累”正是因為袁世凱派想利用嚴復的聲名地位來造勢。
當然,一個人的聲名地位并不能對應代表他有多被理解和認可。恰恰相反,圣賢皆寂寞,高處不勝寒。
比如,1902年時西學風靡,嚴復門前很是熱鬧,可嚴復看不慣結黨營私、假公濟私和權利之爭。他認為,那些所謂新黨,口談新理,手持新書,日翼新政之行,其實不過是為個人之私,希望從中邀利,或晉升為新貴。因此,嚴復不
愿與他們交往。坊間盛傳嚴復之傲慢。嚴復則默默閉門謝客,傾注心力于譯書。那時他的身份是京師大學堂譯書局總辦,白天到局里辦事,晚歸,燈下唯以翻譯自娛。
比如,嚴復曾十分委屈地向張元濟傾訴,說有位朋友贊許他譯的書很好,但就是太難了,無法領略其中妙義。圈內朋友都表示看不懂,就更別說一般的讀者了。嚴譯著述對受眾的要求一直都很高,需要豐厚的西學知識作為支撐。如此,嚴復翻難免感受到一種曲高和寡的孤獨。1903年2月27日夜晚,嚴復在翻譯《群學肄言》時,忽然間悲從中來,在一張便條上寫道:
吾譯此書真前無古人,后絕來哲,不以譯故損價值也,惜乎中國無一賞音。揚子云:“期知者于千載”,吾則望百年后之嚴幼陵耳!
嚴復是名士,但人生亦多孤獨之時。值得注意的是,無論境遇如何,嚴復一直都表現出遠大的抱負、高級的情懷和很強的行動力。

陳美者 2019-09-16

還原嚴復的意思是:將他從一個雕像、一個大名、一頁歷史課本,變成一個煥發色彩,有家累,亦有受挫的仕進之心,有輝煌,更有挫敗,有情感更有溫度的,既可仰望又可親近的人。
嚴復影響了中國近代史,是對近代中國思想史和文明轉型做出了開拓性貢獻的人物。他一方面引進西方的先進科學,一方面又非常珍視中國經典傳統,學貫中西,系統地將西方哲學、政治學、經濟學、社會學、法學、邏輯學等介紹到中國。作為一代最出色的知識分子,他的精神世界就是一座寶庫,可以讓時人受益,更可以跨越時光。他在百多年前說的許多話,如今依然令人警醒。但也因此,很多人無法走近他,只能仰望。
我久居福州,常在郎官巷20號嚴復故居門口經常看到有些游客在門口探頭一下瞄兩眼叨咕三句即離去。有一天,我眼看著夕陽余暉灑在青石磚上,灑在幾字墻上,眼看著空蕩狹長的郎官巷,想著一個人物這樣深邃宏闊的精神世界、熾熱的家國情懷、踉蹌歸故里的晚境,一種非常蒼涼的感覺涌上我的心頭。
閱讀嚴復的這幾年,我闖進了一個光芒四射的寶庫,并且得到了一些寶石,現在我愿意以我的方式,和更多的人來分享進入嚴復這個精神寶庫的路徑。
比如,觀察嚴復的人生是很有意思的,他的人生似乎總在劍走偏鋒,波折起伏。若不是父親突然病逝,他可能繼續攻讀四書五經,在科場上殺進殺出;若沒有馬尾船政,嚴復或許就在陽岐村庸常度日。他進入馬尾船政,留學英國,卻沒有成為一名海軍將領,而是成為水師學堂的教職人員。他為水師學堂付出二十年光陰,卻也不是生平最大成就所在。影響中國近代史的,是他的譯著。
比如,嚴復一生有過鼎沸聲光,卻也時有挫敗感、焦慮和驚惶。然而,正如一位評論家所寫的:“他一邊感嘆‘浮名滿世,資力淺薄”,一邊卻行動力極強地過完一生。“單這一點,亦足以鼓勵我們如何抵抗平庸,煥發出一點人生的活色。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醒LAI2019-09-13

您覺得嚴復是個怎么樣的人?他提出了哪些具有變革性的觀點?

陳美者 2019-09-14

嚴復在我心中,不再是一個模糊的輪廓或歷史的定位,他是一個生動的形象,思想深邃,格局宏大,情懷高尚,自持甚嚴。他肺病纏身常在深夜咳喘;他對子女十分疼愛;他有功名之心,自責未能建立事功,深感“情重身難主”;他懷著熾熱的救世之心,在夏日如年中翻譯;他一生動蕩,有過鼎沸聲光,晚年卻充滿頹喪和錯位感,傷心回故里……令人敬服的是,他在百多年前說的很多話,如今看來依然不過時,真不愧是一流人物。
回顧當年,甲午戰爭爆發后,侵略者的炮火將國門打出一個個窟窿,也驚醒天下學子的科舉夢。他們當中的很多人,放棄九轉成丹的科考,轉而投奔社會現場,紛紛辦報著文,積極發聲。嚴復則是當中最脫穎而出者。他接連發表《論世變之亟》《原強》《辟韓》《原強續篇》《救亡決論》等政論,提出救世方略,鼓民力、開民智、新民德,“以西學為要圖”。這些振聾發聵的言論,令時人側目。
其中,《救亡決論》連載于1895年5月1日至8日的天津《直報》。在這篇政論中,嚴復直陳八股之弊:八股禁錮智慧、壞人心術、滋生游手;八股取士,更是讓天下讀書人把歲月消磨在無用之地,志節墮壞,虛榮驕傲之心漸長,神智昏昏,上不能輔佐國家,下不能務實做事;八股破壞人才,國家也隨之貧弱。鑒于此,嚴復呼吁除八股而講西學。為表明自己的堅決態度,嚴復還說,東海可以回流,他也不會收回自己的話。
此外 ,連載于1898年1月27日至2月4日《國聞報》的《擬上皇帝萬言書》中嚴復提出聯各國之歡、結百姓之心、破把持之局。
再到后面,一卷《天演論》,曰物競,曰天擇,改變中國民氣,影響至今。嚴復作為一代思想大家、翻譯大家,他懷著要為天下雨的志向,提倡西學,引進西學,他的系列譯著中其實也是他許多觀點的灌注。

請問您,嚴復是要求中國完全接受西方文化,替代還是改良中國文化?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北单竞彩利用 江西快3开奖结果 手机看足球比分直播 什么网站可以玩北京快3 玩游戏赚钱提现微信的 天天棋牌? 在线棋牌娱乐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结果 对决沙龙 大赢家比分足球比分即是比分直播 11选五江西前三直选遗漏数据 四肖八码期期选一肖 至尊娱乐棋牌app qq麻将官网 云南十一选五定牛遗漏 双色球预测最准确人 河南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