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垃圾分類正成為上海生活的一部分

澎湃新聞記者 欒曉娜

2019-07-01 19:44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習慣,往往是一個人最難改變的東西。
如果有一件事,能讓一座城市的所有人都從“不習慣”變成“好習慣”,那這個過程必然很不一般。
比如,上海正在推進生活垃圾分類。7月1日起,數易其稿、曾三次遞交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審議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開始施行。上海步入垃圾分類強制時代。
對上海而言,實施強制性垃圾分類,已是迫在眉睫的事,源頭減量和資源化處理是公認的走出“垃圾圍城”困境的最佳路徑。此外,對上海而言,推進垃圾分類還有另一層意義——這也是貫徹中央的要求,為全國做出表率。
放眼全球,垃圾分類都是一塊難啃的骨頭,但上海對做好這件事底氣十足。
底氣何在?這源于上海人自律、好學、文明、樂觀的精神,更因為有了健全的法治保障、人性化的政府服務、基層干部的用心、全民參與的熱情,以及各種讓人贊嘆的高科技設備、凝聚百姓智慧的“神器”。
2019年5月24日,上海,市民在垃圾分類箱處投放垃圾。視覺中國 資料圖
熱門話題
“學會垃圾分類了沒?”“小龍蝦真的要分開扔啊?”“喝到一半的奶茶怎么處理?”“寵物的糞便是什么垃圾?”“為什么豬大骨是干垃圾,雞骨頭和魚骨頭就是濕垃圾?”……
如今在上海,你會發現,幾乎在每一個社區、寫字樓、學校、企業等場合,垃圾分類都是熱門話題,人們學習垃圾分類知識的熱情日益高漲。
其實,早在2000年,上海就已成為國內首批生活垃圾分類收集試點城市。這一次,上海將垃圾分類納入法治框架,明確責任主體。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明確,產生生活垃圾的單位和個人,是分類投放的責任主體,其中個人混合投放垃圾,最高可罰200元,單位混裝混運最高可罰5萬元。
對垃圾分類的重要性,很多市民有了更高的認識,學習熱情也隨之點燃。
“這段時間,為什么市民這么關注垃圾分類,社會反響這么大?這體現了上海老百姓的法治意識和遵紀守法的精神。”一名上海干部指出了關節所在,垃圾分類納入法治框架的重要性顯而易見。
上海對垃圾分類立法工作的重視,從其制定過程便能看出。地方性法規一般由地方人大常委會制定,只有少數重大立法項目才由人民代表大會制定,而《條例》的制定正是后者。
在出臺前,《條例》草案曾三次遞交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審議,數易其稿,既顯示茲事體大,需凝聚最大共識,也是通過開門立法,匯集各方智慧。
加速鍵
《條例》的出臺,為上海在全市推行生活垃圾分類按下了加速鍵。
自2019年4月起,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啟動對生活垃圾全程分類管理的專項監督。從全市16個區的第一輪調研情況看,上海各區圍繞《條例》積極行動,大力抓工作推進,全社會面上已經動起來了。
“我們感到全社會對《條例》實施和垃圾分類工作前所未有的關注,全市垃圾分類工作總體進展明顯,正逐步從塑造‘盆景’向打造‘森林’轉變。” 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委員、城建環保委主任委員崔明華說,這為《條例》正式實施奠定了較好的基礎。
2018年,上海發布生活垃圾全程分類體系建設三年行動計劃,一系列配套文件也先后發布。市、區、街鎮各級政府、居委基層干部、志愿者、第三方社會組織等社會各方紛紛行動起來。
也是在這一年,上海市人大將《條例》納入立法項目。2019年1月31日,上海市十五屆人大二次會議表決通過《條例》,并于7月1日正式實施。
之后,配套文件制定、垃圾廂房改造、社會動員、分類知識宣傳普及……“垃圾分類新時尚”的旋風迅速席卷全市,一些好的經驗、做法得到復制推廣。
短短幾個月,自覺主動做好垃圾分類的氛圍在上海迅速形成。
2019年6月20日,上海松江天馬山景區門口,全新整潔的四分類垃圾桶已經準備就緒。視覺中國 資料圖
“陣痛期”
任何習慣的改變,都不會一帆風順,垃圾分類亦是如此。在具體落地過程中,垃圾分類也必然會經歷“陣痛期”。
干濕垃圾分不清、家門口的垃圾桶被撤了、破袋投放濕垃圾會把手弄臟、去垃圾廂房的距離有點遠、上下班正好與定時投放垃圾的時間錯開、……推行垃圾分類初期,一些居民抱怨,“新習慣”讓他們不適應、不方便、不理解,“扔了幾十年的垃圾,如今竟不知道該怎么扔垃圾了。”
有沒有什么辦法,能在保證垃圾分類實效的前提下,讓大家少一些不方便,心甘情愿地將“不習慣”變成“好習慣”?
從收集輿情到改進舉措,政府反應快速。
對于定時定點投放造成的不便,上海市綠化和市容管理局要求,各小區不能“一刀切”,要堅持精細化管理,做到“一小區一方案”,充分與居民溝通,做好宣傳和解釋工作。
不久前,一張來源不明的錯誤的垃圾分類示意圖在網絡上刷屏。上海市廢棄物管理處迅速回應,對其中的錯誤之處一一指正,并連夜制作發布了正確而詳細的垃圾分類圖,贏得了市民網友的大量點贊。
上海市廢棄物管理處迅速回應,小龍蝦扔起來很簡單。  “垃圾去哪兒了” 微信公眾號圖
面對老百姓的不理解,基層居委干部用心引導。
1分15秒,是靜安區精文城市家園小區撤桶并點后扔垃圾最遠的一段路。對于這段路,城上城居委會書記季云掐著秒表慢悠悠地走了十幾次,底氣十足。遇到抱怨“不方便”的居民,她一句“我一直走,最長1分多鐘”總能使問題迎刃而解。
“要想改變幾十年的扔垃圾習慣,必然是有一個過程的,但只要我們用心,就一定能做好。”長寧區虹仙居民區黨總支書記季強表示。虹仙居民區在對存放上百桶垃圾的垃圾廂房改造時,同步安裝了一臺高科技的植物酶除臭設備,將可能因垃圾臭味而出現的矛盾,提前化解。
“神器”
生活垃圾全程分類是一項系統工程,離不開高科技的支撐;在好習慣養成的背后,也離不開各種“神器”的助力。
根據垃圾分類的要求,裝濕垃圾的塑料袋和濕垃圾必須分開投放,俗稱“破袋投放”。但對于一些居民來說,這是一件難以接受的事,哪怕旁邊就能洗手,也總覺得有股垃圾腐爛的味道。
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寶山一家環衛公司的車隊長陳華和普陀區的三位老人,不約而同地想到了將帶有鋸齒的劃刀固定在濕垃圾桶上,只要輕輕一劃,就能劃破垃圾袋,讓居民不臟手就能扔對垃圾。目前,這種“破袋神器”已在多個小區投用。
上海寶鋼八村小區里的“破袋神器”。 澎湃新聞記者 何穎晗 圖
如何對垃圾正確分類?也有不少來自民間的版本,“豬可以吃的是濕垃圾,豬都不要吃的是干垃圾,豬吃了會死的是有害垃圾,賣了可以買豬的是可回收物。”這個版本雖然不是完全準確,但也基本靠譜,且簡單易學。
除了民間智慧,各種助力垃圾分類處理的高科技設備也功不可沒。
比如濕垃圾處理。在閔行,部分廚余、餐廚廢棄物經過高科技設備的處理后,可以直接用于農田的土壤改良;在徐匯虹梅街道,分類后的濕垃圾純凈度高達90%,進行處理后可實現就地堆肥處理。
從左至右分別為:用餐廚廢棄物做出來的土壤調理劑、用廚余垃圾做出來的有機肥、在處置過程中產生的餐廚油。 澎湃新聞記者 俞凱 圖
再比如垃圾廂房。在虹口多個小區,智能垃圾廂房刷卡便可自動打開,方便市民投放垃圾,而且該垃圾廂房自帶稱重系統,后臺還能進行大數據分析,知道哪戶居民做得好,哪戶居民參與不積極;在閔行古美四村,聽得懂上海話的智能垃圾桶24小時營業,還可發出“脫帶投放”、“積分已上傳”等信號。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盡管上海在啃下煙花爆竹禁燃禁放、交通大整治等“硬骨頭”時都經歷過“陣痛”,但陣痛過后這些都會成為上海人生活的一部分。我們也有理由相信,垃圾分類亦然。
責任編輯:鄭浩
校對:丁曉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垃圾分類,法治框架,民間智慧

相關推薦

評論(3)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北单竞彩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