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獎金2.3億人民幣,開票53秒售罄,電競TI來到上海

澎湃新聞記者 陳均

2019-08-20 11:23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賽事總獎金超過3300萬美元(約合2.3億元人民幣),售票開啟僅僅53秒超過2.6萬套票全部售罄……這就是屬于TI9(第九屆DOTA2國際邀請賽)的含金量和熱度。
去年8月,當TI這個全球獎金數最高的頂級電競賽事宣布第一次落地中國時,粉絲圈一片歡騰,如今TI9近在眼前,我們有必要聽聽來自中國的頭部戰隊的心聲。
這是中國戰隊又一次站上世界之巔的契機?或許不止于此。
TI9比賽現場。
這次要把冠軍留在中國
在電競世界,TI大賽恐怕是中國電競最能讓世界感受到中國力量的一處陣地。過去8屆賽事中國隊拿下了3個冠軍、5個亞軍和3個季軍,而連續兩年與冠軍擦肩而過之后,此番本土作戰,中國戰隊顯然被給予厚望。
“這個項目其實各個戰隊起伏比較大,有時候很強的隊伍也有可能突然下滑,臨場很關鍵,我們和VG都有實力去爭取。中國戰隊有希望把冠軍留在中國。”
說話的人是PSD.LGD(被網友親昵地稱作老干爹)成員Chalice,在他看來,主場作戰會有一定的優勢。
PSD.LGD戰隊。
“最主要的是時差,像去年我賽前幾天趕到溫哥華,需要趕緊倒時差,而賽前的時間還要拍定妝照、接受采訪等,適應起來并不容易。不僅僅是我們,海外的那些戰隊從一個地方換到另一個地方也不適應,此外還有飲食方面的一些問題。”
在電競選手中,Chalice屬于比較健談的一個,對于中國在DOTA系列中的強勢,他笑言“玩的人多”。而對于中國粉絲的狂熱以及TI9的購票盛景,他也說“第一次嘛,你懂得。”
在Chalice眼中,即使在DOTA的發源地美國,粉絲觀賽似乎也沒有像中國這般火熱,“(在國外)我們主要忙于備戰、比賽,并不能看到太多,但據我所知,粉絲們還是可以在網上買到票的(門票不會瞬間被搶空)。”
現場粉絲加油。
有天賦的年輕選手源源不斷
如果說電競選手的感受比較直觀,俱樂部管理層看得就更加深入了。
當外界還在討論中國電競如何追趕歐美時,PSD.LGD經理潘飛坦言中國電競已經不再扮演追趕者的角色。換言之,現在的中國電競就處在世界的最前列。
“就拿我們的體系來說吧,為什么這兩年中國電競頻頻在世界賽中取得好成績?我認為我們集中訓練的模式更加嚴謹,選手們長期住在一起、吃在一起,一起訓練、研究,默契度非常高。國外戰隊則更加自由,通常是在賽前才集中到一起短期集訓,這是東西方文化差異造成的。”
除了管理方式、賽訓體系的不同,在年輕選手的培養上,潘飛也認為中國走在了前面。
“我們更加重視青訓,會大量囤積優秀的年輕選手,比如從游戲排行榜上尋找有天賦的玩家,俱樂部都有自己的星探,主要從事挖掘年輕人的工作。此外,還有次級聯賽為頭部聯賽輸血……”
無獨有偶,今年早些時候歐洲戰隊VIT(Team Vitality)造訪中國時,其英雄聯盟項目的總教練Yamato也曾表示,中國有天賦的年輕選手不斷涌現是中國電競目前最大的優勢。
中國企業展現實力的舞臺
值得一提的是,相較于競技層面,賽事的舉辦和運營、商業化開發這些電競產業中過去中國較為滯后的環節如今同樣迅猛發展。
潘飛一方面提到DOTA2的中國運營方完美世界、VSPN這些國內企業已經擁有了成熟的辦賽能力,還拿這次TI9的廣告贊助舉了例子:
“最早都是一些鼠標、鍵盤等電競設備方面的贊助,后來車企和一些快銷品牌加入進來。這次中信銀行、哈爾濱啤酒這樣的傳統企業也開始贊助(電競),這證明中國電競已經得到了市場的更多關注。”
看上去,在中國舉辦的TI9不僅僅是中國戰隊追逐榮譽的戰場,也成為了中國電競企業、電競產業向世界彰顯實力的舞臺。而在中國電競的大發展中,作為一個從業者,讓潘飛更為欣慰的是人們意識層面發生的改變。
“打個比方,10年前我從事電競,我父母是不支持的,但10年后他們因為我從事電競而驕傲,現在很多影視作品也以電競為素材,這種全社會的接受和認可對于中國電競更加重要、更有意義。
電競需要更多管理人才
當然,一片大好中必須看到,中國電競處于井噴期,但遠沒有達到巔峰,潘飛就談到作為一個成熟的產業必須擁有完善的商業模式,這一點上,中國電競依然任重道遠,而不僅僅是依靠短時間的熱錢涌入可以解決的。
以潘飛最為熟稔的俱樂部運營而言,目前商業模式主要包括五大類:廣告贊助、賽事獎金和分成、場館運營、周邊產品和選手轉會。
在現階段,廣告贊助、賽事獎金和分成依然是大頭,其他幾類相對薄弱,“都還在探索,以場館利用率為例,目前我們場館一年差不多使用時間在一半左右,包括我們自己使用和對外出租,我們希望能夠達到2/3,全年能超過240天。”
很顯然,要想讓這些商業模式完全走通,需要整個產業不斷深入和完善,需要各個環節都具備過硬的成熟度,這絕非一蹴而就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當下討論電競產業的發展,人才被放在了首位,關于這個問題,潘飛也做了自己的解讀。他直言不諱中國電競現在缺的并不是職業選手,而是產業鏈上各個專業崗位上的人才。
“用千軍萬馬過獨木橋來形容職業選手的選拔毫不為過,現在DOTA有千百萬的玩家,真正的職業選手還是少數,我并不推薦年輕人都去走職業選手這條路。”
按照潘飛的想法,各大專業院校要滿足的應當是電競行業其他人才的需要,而培養選手方面沒有一個機構或者院校能比職業俱樂部更專業。
“電競行業有很多崗位,管理、品牌、媒介、賽事等,我們引入人才看重的是他們的專業能力,其次才是電競行業中的基礎知識。比如從事媒介,他要有公關運營或者是品牌運營能力;從事商務,他要有商業開發能力,這些人員應該是從相關的專業院校畢業的。”
簡而言之,在這些崗位上,專業人才比純粹的電競玩家更有競爭力。
中國電競正處在發展的快車道中,TI9的舉辦無疑會是一個里程碑,而其背后,中國電競人帶來的思考或許更值得我們關注。
焦點
我是上海電競協會副會長朱沁沁,如何打造“全球電競之都”,問我吧!
朱沁沁 2019-08-03 962 進行中...
責任編輯:騰飛
校對:劉威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電子競技

相關推薦

評論(21)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北单竞彩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