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一個夏日》,依舊是挪威國寶級作家福瑟的冷酷仙境

澎湃新聞記者 潘妤

2019-08-23 10:37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一個夏日》海報
約恩?福瑟,挪威的國寶級劇作家,是當代歐美劇壇最負盛名、作品被搬演最多的劇作家之一,有著“新易卜生”,“新貝克特”之稱。2013年,上海話劇藝術中心曾經將他的作品《名字》搬上舞臺。在2014年上海當代戲劇節上,更是專設了“福瑟單元”,呈現了來自俄羅斯、伊朗、印度、中國和意大利的五部福瑟的戲劇作品,包括《一個夏日》、《秋之夢》、《死亡變奏曲》、《有人將至》和《我是風》。
《一個夏日》劇照。 攝影:尹雪峰
2019年8月22日,又一部約恩?福瑟的戲劇以中文版的制作在上海話劇藝術中心D6空間上演——夏日的某一天,一幢挪威峽灣邊上的普通房子里,圓桌、椅子、沙發和落地燈,灰白基調的房間,伴隨著陣陣海浪聲,兩個年邁的老婦人正在聊天,過往的記憶涌上心頭……這正是約恩?福瑟的代表作《一個夏日》。
《一個夏日》劇照。 攝影:尹雪峰
《一個夏日》的劇本于1999年問世,2000年獲得北歐劇協最佳戲劇獎。北方寂靜蕭瑟的海邊,一幢平凡的房子,一個再平常不過的秋日,一對普通的夫妻,一場老友聚會,卻改變了這對夫妻的命運。很多年后,在一個夏日,依然是這個北方寂靜蕭瑟的海邊,依然是那幢房子,此時的女人已經年邁……
田水 飾 年老女人。攝影:智芝
劇中,田水飾演的年老女人日復一日地眺望著大海,與記憶搏斗。時間被分成了“過去”與“現在”。重復、停頓、空白和沉默,都是福瑟作品里最常見的元素。
趙思涵 飾 年輕女人。攝影:智芝
顧鑫 飾 阿瑟。攝影:智芝
中文版由鄒魯路擔當文學顧問及劇本翻譯,特邀導演王魏執導、上海話劇藝術中心演員田水、溫陽、趙思涵、齊柏雪、顧鑫聯合主演。
劇本翻譯鄒魯路也是該劇的文學顧問,同時也是福瑟中文劇本集的譯者,因為她的翻譯,讓中國觀眾走進了福瑟。
“就像是天外飛來一塊大石頭,‘嘭’的一聲砸在我的心上。”這是鄒魯路第一次看完《一個夏日》劇本后的感受。“《一個夏日》的劇名來自莎士比亞第18號十四行詩。劇中那些語言和場景熟悉到令人發指,讓人內心抗拒。我們很容易不承認這種‘熟悉’,生活中有不愿意面對的真相,無論你身處人煙稀少的地方,還是身處在喧囂生活中,都會遇到這樣的問題。”
“在一年365天幾乎有近300天在下雨的卑爾根生活和創作,挪威西海岸的雨,峽灣,風,長夜,在這樣的日子里的人們,這就是福瑟筆下的世界。”
和福瑟其他作品一樣,《一個夏日》里反復出現著海,在與大海毗鄰的荒涼鄉村,福瑟劇中的人們刻意要去生活的世界,房屋與房屋,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都是那樣的疏離和遙遠。天雨天晴,四季穿梭,劇中人物的生命不斷上演得到和失去……在這世界盡頭的“冷酷仙境”,唯一不變的,只有永恒的大海。
《一個夏日》劇照。 攝影:尹雪峰
福瑟出生于1959年,長居挪威卑爾根。他身兼劇作家,小說家和詩人等多重身份,先后創作了30多個劇本。自1994年首演以來,他的劇本已經900多次被搬上全球各地的舞臺,并被翻譯成40多種語言。他獲得了包括括易卜生文學獎、北歐國家戲劇獎、易卜生國際戲劇藝術大獎在內多項殊榮。
福瑟的作品都有自己鮮明獨特的風格,像詩歌、像音樂,又像是一幅有大量留白的繪畫。
在鄒魯路看來,真正使福瑟作為一個戲劇家而不朽的,是他具有鮮明個人烙印的“福瑟式”美學與戲劇風格—— 蘊含著巨大情感張力的極簡主義洗練語言,對白中強烈的節奏感與音樂感,并置的時空,交纏的現實與夢幻……最令人難忘的,是他的劇作中那無處不在的詩意的暗涌,是他對人生的傾聽,是他字里行間對所有在時間荒原上相遇的人們所懷有的無限悲憫之情。
瑞典戲劇評論家萊弗?策恩曾評論道,“福瑟是在為一個尚未到來的時代寫作。唯有在演繹者和觀眾共同的夢境中,這個戲劇的時代才能到來。”
《一個夏日》劇照。 攝影:尹雪峰
在這一次中文版創作中,導演王魏對于該劇有著自己的理解:“《一個夏日》講的是人的心,是對于人際關系的一種疏離。這個戲探討的是人在這個世界上的生存狀況,人如何自處,如何與周圍環境相處。關于這個戲的整體呈現上,我希望不要做過度的表達,不刻意地表現詩意。我想讓觀眾走進,讓觀眾感受,那些真實的交流和細膩的情感。”
責任編輯:梁佳
校對:欒夢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戲劇

相關推薦

評論(0)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北单竞彩利用